加载天气信息中...
关闭
请选择城市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打印 字号: | |

这一次,微软真的变硬了

2015.04.17 南都周刊2015年度第7期 0条

从1992年进入中国市场开始,微软一直陷在盗版系统的泥淖中,但凡沿用公司在美国和欧洲市场制胜的基本原则在中国基本水土不服。如果此前微软只是考虑,在中国地区降低操作系统和软件的收费标准的话,这次,微软真的是来了一次刮骨疗伤,允许用户免费升级Windows10被认为是这家公司迈出的革命性的一步。这次,微软真的变硬了。

记者 雷顺莉


Boyce和马乐是微软上海分公司的员工,3月18日的晚上,他们在闲聊中一如既往地开始吐槽公司的策略。

就在几个小时前,微软刚刚在网上刷屏了,已经停办了七年的windows硬件工程社区峰会(WinHEC)再度召开,这是微软新掌门人萨提亚·纳德拉在2014年上位之后,所做出的最引人关注的决定。

在深圳的发布会上,微软正式公布了Windows10操作系统在中国的升级策略,携手奇虎360、腾讯、小米三家互联网公司,一起为Windows用户免费升级至Windows10。

“微软越来越开放了,”Boyce说:“先把用户低门槛拉进来,让win10一统天下,然后想别的途径赚钱。”马乐也开玩笑说:“微软的股票不卖了。”这家牛逼的公司在探索硬件的路上跌跌撞撞之后,重新回到软件的领地。

告别鲍尔默

32年前,微软发布了它的第一代“Windows”,也就是Windows1.0。比尔·盖茨在纽约市广场酒店为微软的第一代计算机操作系统揭幕。

自那以后,微软伴随着一代人的成长,甚至有人深情发问,“回顾Windows走过的路,不同年代出生的人也用过不同版本的Windows,你见过最老的版本是哪一种?”

在微软Windows生态系统经历15次更迭期间,国内绝大多数PC用户接触的第一个操作系统就是发布于1998年的Windows98。其最大亮点就是带来了对于FAT32文件系统的支持、支持多显示屏输出以及将IE浏器整合到Windows图形界面等等更新。视窗95/98是那个年代对于Windows系统的称呼。

“快来吧奔腾电脑,就让它们代替我来思考,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轻松一下Windows98……”朴树当年的歌曲《New Boy》广为流传。

当时,微软对中国市场的营销模式,是从台湾派了几名销售经理赴中国大陆,以公司在其他地区同样的价格销售软件。这个模式就像是挂出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微软,现在营业”。

到2001年,随着80后逐渐步入大学校园,而学校对于计算机课程的普及让Windows XP系统迅速深入人心,就算微软停止服务支持仍然有大批拥趸不肯更换其他系统就能表明大家对其喜爱程度了。“日后,Windows XP开机声音,都仿佛将你拉回某一个时空里。”微软操作系统一个早期用户Monica说。

自从鲍尔默掌权之后,微软开始走向一条探索硬件制造的道路,收购诺基亚,推出平板电脑Surface。将这家成功的软件制造公司推向硬件的角斗场,并且打得灰头土脸。

问题并不是出在品牌认知度上,因为所有人都在用Windows操作系统,只是没有人为此付费。只要花几块钱,就能在街边买到盗版软件。正如微软前中国研发部负责人张亚勤所言:“我们不存在市场份额问题。我们的问题是,如何把它转为营业额。”

在决定退休前,鲍尔默与董事会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一些微软的董事,甚至开始私下商量如何将他逐出公司。事情从收购诺基亚的决定开始。

在鲍尔默提出收购诺基亚时,微软在做更深层次的考虑,到底是要专心发展软件,还是涉足硬件领域。鲍尔默甚至对着董事会大吼大叫,如果不能得到充分授权,他就没法继续当CEO了。

微软的多名董事都反对生产智能硬件。甚至鲍尔默的坚定支持者比尔·盖茨,对此都颇有微词,不过后来他改变了主意。因为苹果和谷歌正是依靠各自打造的互联网生态,把微软甩开了好几条大街。

因此,吵归吵,最后鲍尔默还是得到董事会批准,以72亿美元收购了诺基亚,不过,自此双方关系几乎接近破裂。

2012年10月,微软推出的Surface平板电脑和Windows8操作系统在业界反响平平,甚至有人还刻薄地发文,认为微软已经彻底迷失了方向。在此前推出的Windows Phone也同样没有获得想象中的成功,为微软扳回一城。

不可否认的是,鲍尔默确实带领微软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净利润增长了两倍,Xbox成为视频游戏行业的领导者,在线版Office同样广受欢迎。他提拔纳德拉领导服务器部门,并大力发展网络服务业务,而纳德拉也不负众望,将该业务打造成仅次于亚马逊的第二大网络服务提供商。

不过相比苹果和谷歌的风头正茂,微软在竞争中,始终落后于人,对此,董事会的不满情绪从未消退过。

2013年8月23日,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宣布将在未来12个月内退休,微软股价随即暴涨,在周五盘前一度上涨7%,投资者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鲍尔默的不满。

十年前,微软笑傲PC市场,通过垄断PC操作系统获得了大量的利润,外界无人可与之抗衡。富有管理经验的鲍尔默推动了微软Windows和Office业务的增长,但是忽视技术发展,并且对前沿行业缺乏判断,致使微软在最近的十多年里几乎没再以领军者的角色出现在IT行业里。

比尔·盖茨曾经说过“微软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IT行业永远是快鱼吃慢鱼的领域,身处在这个行业,每时每刻都会能够深刻体会,不创新就死,不快就破产,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结果都是一样。

微软的摇摆

与总是穿衬衣出现的鲍尔默不同,在新当选的微软CEO纳德拉的官方宣传照里,他穿着帽衫倚靠在墙边,随意的状态更像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

要是鲍尔默是属于激进派领袖的话,形象更加有亲和力的纳德拉,应该属于保守传统主义者。在他的职业生涯里,更多的专注于企业业务,极少有消费产品经验。显然,作为鲍尔默的下一任,他的当选,显示出微软未来更多的是在延续传统,而并非像鲍尔默那样,大刀阔斧地改革。

现年47岁的纳德拉在1992年加入微软,从基层产品经理做起,曾在开发者关系、Office业务、搜索、云与企业等多个不同部门任职。在谈及公司未来的战略规划时,他依然沿用“移动为先、云为先”的传统论调,这是鲍尔默在任期间定下的战略基调。

在纳德拉上任一年的时间里,几乎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直到宣布Windows10操作系统提供免费升级,可能是其上任至今,做的第一件让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跳过Windows9,直接取名Windows10,或许微软自己也相信了“隔代必经典”的传闻。其实了解微软Windows以往系统的朋友都知道,自从当年风靡一时的Windows98开始,微软似乎就在经历这样一个怪圈,隔代出品的系统,市场认同度很高,用户升级的热情也高。

继Windows98之后发布的Windows ME,的确算是一个短命产品, 并且受到了一些激烈的批评,PCWorld杂志把它列为史上最糟糕科技产品,ABC的测评也批评ME的安装太复杂。随后更新的Windows XP 由于其简洁的设计和流畅的表现而广受好评。

David Pogue在《纽约时报》中说:“当你与前几代相比时,你会发现对XP的抱怨非常少。无论你怎么看微软,在新一代个人电脑上使用XP的体验是流畅和令人满意的,而这非常重要。”

随后的Windows Vista根本勾不起用户的升级欲望,之后的Windows7又备受好评,今年推出的Windows8又跌入不温不火的境况。如今一心想要重振往日雄风的微软,不想再为自己的一点不谨慎,承担沉重的后果。

首先微软要解决的就是在软件收费问题。从1992年进入中国市场开始,此后长达10年的时间里,微软的经营一团糟,但凡沿用公司在美国和欧洲市场制胜的基本原则在中国基本水土不服。

在中国,微软必须“非微软化”:Windows操作系统以及Office软件应该以最低水平定价,而不是动辄要价数百美元。

如果此前微软只是考虑,在中国地区降低操作系统和软件的收费标准的话,这次,微软真的是来了一次刮骨疗伤,抛弃以前公司最大的现金牛,来拉近与中国用户的距离。

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一直是软件免费理论的倡导者。最近几年,周鸿祎也在与微软一起探索能否在中国尝试推出免费的操作系统。他认为,“微软允许用户免费升级Windows10是迈出了革命性的一步。”

被中国互联网界捧上神坛的“互联网思维”,其中主要倡导免费原则以外,操作简洁,让用户实现傻瓜操作也是其重要宗旨。

在过去,有很多人不愿意升级操作系统。因为操作系统要花几天几夜去下载,然后还要经历一个非常复杂繁琐的过程,以及每一个必不能落下的驱动系统,不然新升级的系统犹如一具死尸。

此外,升级一次系统,还得考虑以往数据的保存问题,也是让用户头疼的问题。这些都是违背所谓的“互联网精神”。因此,微软终于明白了中国本土的互联网公司是如何俘获用户的,他们终于也走上了这条道儿。

如果说,微软在比尔·盖茨时期,是与中国政府打交道作为中国市场的敲门砖的话,鲍尔默时期则是靠吸纳传统硬件厂商作为自己的长期伙伴,到了纳德拉时期,中国本土的互联网公司也许会成为微软的常客。

此次与微软合作的腾讯、奇虎360、小米科技等公司,都表示在夏天来临的时候,自己的局部产品都可以帮助用户免费快速升级到微软的最新系统Windows10。

“让用户不用动脑筋、一键可以干很多事情。希望用户只要确认说需要升级到正版而且免费的Windows10,就可以去睡觉了,把电脑开着,一觉醒来,你的电脑可能就变成了Windows10的新电脑,焕然一新。”周鸿祎说。

    在宣布人事变动的邮件中,纳德拉用微软前员工写的一本书,给大家讲了一个华盛顿大学赛艇队在1936年勇夺奥运金牌的故事。纳德拉写道,“作为一家公司,作为一支领导团队,作为一个个独立的个体,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找到我们的摇摆状态。”纳德拉这段话是源自书中关于团队合作的最高境界,他称之为“船的摇摆”。

热词: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南都周刊iPad客户端入选App Store 2013 年度精选

相关报道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求贤若渴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