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天气信息中...
关闭
请选择城市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打印 字号: | |

灰姑娘田朴珺

2015.12.21 南都周刊2015年度第24期 0条

这位从一无所有,到变成中国最著名女性之一的年轻女孩,在某种意义上,是个天生的商人。因为真正的商人最聪明,最谦虚,也最节约,总是靠直觉选择最便捷最好走的路,而且全程拼尽全力,永不停息。商场如是,人生也如是。

16_50

16_57

16_51

2015年夏天,慕思寝具携手南都周刊、田朴珺工作室,遍访意大利中北部名城,拜访了17位意大利国宝级大师。

16_52

拜访世界四大男高音安德烈·波切利先生。

16_54

与AC米兰CEO芭芭拉·贝卢斯科尼女士合影。

16_53

采访芬迪家族Ilaria  Fendi女士。

16_55

拜访垂直森林设计师Stefano Boeri先生。

主笔_黄佟佟 发自北京

田朴珺小姐的公司在朝阳公园附近。

从一个临街的小门直上三楼,出了电梯门是一个方形大堂,挂着一张孤零零的画,那是毕加索最著名立体主义作品《梦》,明丽的梦幻感和这灰黑冰冷的大堂有点不搭调,刚去完洗手间的田朴珺扶了扶这张孤独的画,说:“这是我临的第一张画,他们都说我画画有天分。”

《梦》确实是初学者最容易又最喜欢临摹的毕加索作品。老毕把他对于小他三十岁小情人的爱,简单又明亮地表现出来。官方解说词里有这么一句“在这一幅具有风格的作品中,画家既表现了少女肉体之美,也表现了他自己对精神和肉体完美结合的追求。”他们相遇的时候,画中的女孩才17岁,而到她34岁生日时,64岁的毕加索仍然热情如火地写道:“在这个世界上,与你相遇才是我生命的开始。”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感情让我们瞠目结舌,也总有一些巧合让我们觉得意味深长。比如临摹这幅画的田朴珺小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找了一位比她大三十岁的男人。与中国最著名的房地产大亨的忘年恋,让她在2012年底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人们在她的私人博客里,发现了老成严肃的房地产大亨笨拙稚气的那一面。他为他的小女友做了一锅卖相奇差的红烧肉,而年轻女孩发出甜蜜的娇嗔“总算吃到了笨笨的红烧肉”,这件事让这段凌厉的绯闻有了一丝温馨,以至于“笨笨红烧肉”都有了自己的百度百科。

事已至此,这位31岁姑娘的前世今生被事无巨细地挖了出来。比如她曾是一个不出名的演员,比如她曾演过的性感电影的片断,比如她入读的商学院对于某些年轻女孩猎取多金男的借鉴意义……总之,舆论全面立体地把这个年轻女孩塑造成了新时代拜金女性样本,并且不怀好意地把她朝着小三、狐狸精一类的路线推进,与业已单身的房地产大亨同游纽约的照片见诸娱乐报纸封面,这是典型的中国语境下与成功男士恋爱的女性最常见的待遇,而田朴珺小姐显然没有打算接受。

她接受采访时总强调自己的独立与坚强,例如如何赚取了第一桶金,男友如何在她超强的行动力面前表示赞赏。2014年她出了一本书《习惯就好》,宣讲她如何成为一名独立女性。人们对她的评价迅速两极化,一些人更讨厌她了,一些人则改变了观念。更有趣的是。她甚至还得了一个联合国颁发的表彰独立女性的大奖。在演讲中她说:“女人要出人头地,我们需要别人的帮助,事实上,所有的人想要成功,都得需要别人的帮助,不分男女。”

“我明白,你们是讨厌我得了便宜还卖乖……”她抬头直视我,眼神异常锐利。

这也许是三个小时聊天里,田朴珺最田朴珺的时刻。大部分的时间,她都面色和悦,有时坦诚到让人有点担心。尽管此前她已经在楼上开了一个下午的会,“王家卫”“张佳嘉”“投资方”“预算”这些词不断地从二楼的长桌前飘落,她依旧在接下来的采访中精神饱满谈兴飞扬,“我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三天睡了不到6个小时……如果不出去见人,我基本上都在公司,因为我很喜欢在这里呆着。”

办公室是她自己设计的,还上过时尚杂志,材料大部分是朋友一个旧办公室拆来的,这样做既时尚又环保。“你猜花了多少钱?”她兴致勃勃地考我。

我尽量往少里猜:“二十万……”

“十万!”她大笑起来。十万能在京城装修出一间颇有格调的办公室,确实是件了不得的事。一手带大她的姥姥教她“一等人不教就会,二等人教了就会,三等人教了也不会”,田朴珺说这一辈子的努力,就是想成为姥姥眼中的一等人。

比如学室内设计这件事,设计师的傲慢,朋友对她没品位的嘲讽,还有吐槽设计师不好时,男友王老师的断语:“你能改吗?不能就闭嘴……”这三件事让她下定决心学设计。在纽约的书店里没日没夜地刨书,还拜了个巴西老师,如今除了布线、留灯这些专业事情,室内设计里有关视觉的一切都被她一概拿下。

“这个门是用拆下的地板做的,想不到吧”她深情地抚摸着那堵漂亮的门,得意地说:“我现在以装修为乐,我跟我朋友说趁我没成为著名设计师前赶紧请我,不然就要花大价钱咯!”

你很难界定眼前这位姑娘的身份,“演员”不足以定义她,“设计师”又还在萌芽中,“名男人的女朋友”显然不是她最喜欢的,“事业女性”更符合她对自己的定位。她的公司是时髦的“文化新媒体公司”,主业是为网络提供视频节目,也有游戏和各种资本运作。

她公司的最新的作品是2015年与《中国好声音》团队灿星联合制作的“致敬大师”系列,简单地说,就是以她为主角遍访纽约、米兰、伦敦当地大师的高端新视频媒体节目,文静高雅的她和各界名人侃侃而谈。

田小姐毫不讳言这个节目的商业属性,如在《谢谢你,米兰》中,她带队探访了赞助商慕思床垫的门店,也采访了慕思推荐的米兰著名设计师,后者曾是阿玛尼家居的设计师。但是片子不是一味地商业,而是结合合适的商业资源与当地人文,向观众更好地呈现,这是新类型的视频节目,用互联网的形式呈现传统的高端时尚元素,而这种高品质的节目和资源也是首次在互联网节目中呈现。在片中,她为嘉宾精选了礼物,没想到精选的慕思胶枕,让嘉宾们都非常喜欢,像《唐顿庄园》编剧,奥斯卡奖得主还专门写邮件跟她说这个枕头特别棒,他从来没有睡得这么好过。而前英国首相夫人切丽·布莱尔还打听可以到哪里为老公买一个这样的枕头呢。对于广告商来说,田小姐绝对是一个异常敬业的合作者,和她的合作,得到的永远比你付出的多。

“我不愿意求人,我认为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为什么要求你?可能这件事情是你帮到我,没准下一件事情是我帮你。”田姑娘这样梗直的个性当然不适合跟红顶白的娱乐圈,“十七八岁时特别想当明星,恨不得明天就能红,后来接触到了这个圈子,我觉得以我的性格估计够呛。”她曾经非常非常努力地演戏,但发现自己其实并不适合娱乐圈,还是想找一个更合适自己的地方。

“22岁就没有再去演戏了,那时候从骨子里已经把这份虚荣放下了”,当然还有最现实的考虑,一个小演员一集几千块或者几万块的收入,完全无法让她实现替母亲在上海买一所房子的愿望。“首付要一百万,当时一百万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多年以后她不无感慨地说。如今,已经有真人秀出比这高得多的价钱请她参加,但她已经不是会为了赚钱而去接受不适合表演的人了。

我不记得哪本畅销书上曾经讲过,人最好追寻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业,你真正喜欢的事你做多久都会不觉得累。从演员变成房地产白领,田朴珺的人生马上发生巨变。不得不说她天生适合做生意,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很快就赚到。“干了五年,从端茶倒水开始”,她非常努力,“什么都干,连前台都干过,每到放假前我就会问我们老板有什么活干?一没有工作,我就会呆在家里哭。”

之所以这么拼,归根到底,有自我价值的重建,“我老是追问自己,到底行不行?到底行不行?但我发现当你够执着、够认真,比所有人都努力,你就一定能行。人家不见我,我就坐在人家办公室门口,从早上九点钟一直坐到下午六点,中间人家午睡把我赶出去,大夏天我就在太阳底下晒着,结果紫外线过敏,整个脸起红疹,下午顶着一个红屁股脸就来了,秘书都不认识这人了。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我发现一个问题,为什么我当演员时就不能够去求导演,谈项目就能在那坐一天?后来我找到答案了。当这件事是我个人的事情的时候,我到现在为止还是会不好意思,但是这件事是集体荣誉时我就可以,我们公司所有的投资在这里,我代表公司来求你,就觉得这个事可以拉得下脸来。”

据说她平均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有时实在没有办法,吃早餐时也要约人谈事。“工作对我来说一个自我学习的过程,还是实现自我的过程。就算活到70多岁,你也才活了2万多天,你不觉得很恐怖么,从你出生第一天到你70多岁,一天一元钱才2万多元,尤其现在是互联网时代,速度太快了,一年顶过去的四年。所以我觉得我现在是一天当四天活。你不把自己往死里压榨,时间就永远不够用。” 别的年轻女孩是谈恋爱大过天,田朴珺是工作大过天,“这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情是你100%投入一定会给你回报的,就是工作。”

那感情呢?

“感情不一定。觉得恋爱大过天的女孩都是傻子。我也曾经是个傻子。越早知道这一点越好,早死早托生。”她轻轻一笑,无限感慨。事实上,当年转行房地产就是因为这个双鱼座女孩的恋爱大过天。“很简单,当时有一个男朋友,我在香港、他在内地,很多人说这样子不好,不如回来,于是就回来,结果突然有一天你失恋了,分手的时候这个人一夜之间从你的生命、视线里消失了。”

“最难受并不是他从我这拿走什么,而是你突然连个打电话的人都没有了。那是挺长的一段抑郁期。虽然我这么难过,可有一件事我很感谢自己:我有自己的房子,我还不至于拎着大包小包睡在马路上。那一刻我明白了一件事,这辈子不论你跟谁在一起,不论你身边的男人多牛逼或者不牛逼,你都不能依靠他,你一定要依靠你自己。因为人的感情是这样子的,牢固的时候非常牢固,但脆弱的时候有时候也很脆弱。突然有一天,如果感情不在的时候,起码你自己还在。”

有些人天生是演员,有些人则天生是商人。在商业领域,她有着与生俱来天分,她父母是做生意的,小时候她阿姨有个小档口,她去帮她站档口时生意就会特别好。小小年纪,她就知道如何联合花店做促销广告。“你说我在十几二十岁的时候,有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事?肯定见到过。也有人来跟你谈条件或者怎么样,但是我当时的想法特别简单,我说我傻啊?也许有一天我比你有钱了,我为什么要找你呢?”

而房地产生意对她的历练是 “实打实的帮助,第一你肯定赚到了钱,母亲房子的首付有了,而我见过钱了,我见过大钱。一个项目都十个亿以上,听着挺唬人的,一个20多岁的小姑娘,谈的都是十几亿的项目,有时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确实是真的。”

“你知道我人生最重要的快乐建立在哪里?对!干成事。我不知道如何教人做生意,但房地产公司的经验让我更有自信,我现在一直跟我的员工说,他们缺少的就是谈成一个项目的经验,一个谈成过事的人的自信心和状态,和没有谈成过事的人是不同的,那是很微妙的。”

“北京我是零基础,但后来我有了一些朋友。我的交友之道是宁缺毋滥,骨子里我不太随和,我能称之为朋友的人很少。其实大家到最后都会发现,时间是不够用的,你真正交心的朋友没有几个,但我每一个朋友真的是掏心挖肝在交。你能分给你好朋友的时间其实都没有多少,大部分人只能说是认识的或是熟人。”

很多人说她真人比新闻里要好看,一米七几的大高个儿,细白的皮肤,红润的嘴唇,白t恤下汹涌波涛,仿佛万山行过,更有从头越的豪情。她在一个单亲家庭长大,从小跟着姥姥姥爷,从两眼一抹黑到在这个城市如鱼得水,她花了不少年。让人感叹的是,北京这个都市里有多少像她这样的漂亮外地女孩,满怀希望从家乡跑到这里,大部分都被生活淹没,只有她从一无所有变成了中国最著名的女性之一。

我想起了松落老师对这些女孩的描述“谁曾在年轻时到过一座大城,奋身跃入万千生命汇成的热气蒸腾,与生活短兵相接,切肤体验它能给予的所有,摸过火,浸过烈酒,孤独里泡过热闹中滚过。拆毁有时,被大城之炼丹炉销骨毁形,建造有时,你从幻觉中寻回自己,犹如岩石上开凿羊道,一刀一刀塑出自己最初的轮廓。”

很多年以前,她第一次来到这座旷大无比的北方城市,哭了。那时她的朋友看着她,给了她最切实的告诫:“你不喜欢这里,也要呆在这里,你喜欢这你也要在这呆着,那你为什么不试着去喜欢这里呢?”

这实用主义的中国哲学启蒙了她,她张开眼睛看世界,拼命学东西,拿着《卡内基人际交往学》去学交朋友,干事业。她的书架上是各种各样的劢志畅销书,而她自己也写了一本,这本书的扉页上赫然印着:“献给所有和我一样出生在平凡家庭但有着灿烂梦想的女孩。”

这句话多么赤诚,又多么的中国,不是每一个出生在平凡家庭但有着灿烂梦想的女孩,都能有机会站在大人物旁边,也不是每一个获得这种机会的女孩,都期盼长成与他们同样伟岸的树,这是属于田朴珺们这一代女孩独的梦想与野心。

“我交朋友的标准还挺统一的:能在TA身上学到东西。”而大人物显然也很欣赏她的坦诚,“她那么努力,又那么能干,谁都愿意帮她啊。”从这个意义上,田朴珺确实是一个天生的商人,因为真正的商人最聪明、最谦虚,也最节约,总是靠直觉选择最便捷最好走的路,而且全程拼尽全力,永不停息。商场如是,人生也如是。

南都周刊    ×    田朴珺

跟任何人分手,我都不会再崩塌

关于事业 我不能说我没占便宜,但我并不是什么都没干

南都周刊:之前看采访说你主要做烂尾楼的收购,现在你公司主营业务是什么呢?

田朴珺:我们公司现在主要做一些跟互联网有关的节目和产品,这是未来一个大方向,我早不做地产了,2011年就结束了。很多人都说我聪明,在一个很黄金的时间点结束,其实真不是这样,当时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2012年刚好做《中国合伙人》,基本上我属于做一件事会专注一件事,很难分神的人。从2012年开始那一年多,我根本没有精力顾得上地产。另外一个原因是王老师做地产。虽然我跟他做的领域不同,但别人还是觉得他在帮我,我觉得这对我来说很不公平,我没吃着鱼还惹一身腥,我想能远点就尽量远点。

南都周刊:但你是因为他而出名的啊?在这一方面你确实占了便宜。

田朴珺:不,我不能说我没占便宜,那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是因为王老师才被人知道,这我不否认。但是我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什么都没干,每天就跟一群朋友们喝喝下午茶,买买包,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南都周刊:其实老王也不会给你这样的生活?

田朴珺:他不会的。知道他的人都知道的,他是一个对自己都苦哈哈到那种程度的人,我认识他的时候,我去到他在北京住的地方,就一个一房一厅,你不能够想象这么大的一个老板,住的房子就是很普通的一房一厅。

南都周刊:我有个朋友说很早之前碰到王老师,当时也是个大老板了,他俩聊了一晚上,就吃了一碗面。

田朴珺:他现在也是这样,有时候我们去旅游,旅行社突然没安排饭,就好紧张,说怎么办怎么办?我说:没事,买个汉堡吃就行了。别人以为我们会不高兴,但其实对我们来说,时间更重要。

南都周刊:你怎么会跟他有共同语言?年纪差那么多。

田朴珺:很奇怪,好像从小我的朋友就比我大很多,所以我们没有什么代沟,他用电脑比我用得还溜。

南都周刊:你觉得你安全感够吗?

田朴珺:还可以吧。我觉得我唯一没有安全感的地方,可能就是在家庭方面,我并不认为我会是一个100%付出在家庭的人,这个我是能肯定的。

南都周刊:因为你是一个要实现自我价值的女人?

田朴珺:因为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

南都周刊:你跟你妈还是跟你爸?

田朴珺:跟我妈。但我觉得对我来说挺好的,因为你很早就看到了婚姻的真相。就算是割舍不得的血缘关系,都可以不在一起,那没有血缘的关系,非亲非故,凭什么靠一张纸就把两个人绑在一起呢?我始终认为人到这个世界上,躺着出来也躺着回去,你回去的时候,还是希望能给社会留下点什么。除了繁衍之外,假如我能给这个社会带来一点微薄的贡献,我觉得这辈子就没白活。

南都周刊:你以前一直这样要强?

田朴珺: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小时候因为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我妈让我罚站。我当时说我没有错,就是不承认,一直站到晚上11点多,然后我妈就想给我一个台阶下,一直说只要承认错了,就可以回去睡觉。我就说:宁可站到天亮,我也不会承认我错,因为我没有做错就是没有做错,那时候好像只有三四岁吧。后来我妈就抱了我一下,然后我就哭了。

关于爱情

我相信一个自信的女人,永远都能够找到爱

南都周刊:走在大街上有谁认得你吗?

田朴珺:偶尔。有时候坐飞机也会被人认出来,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放弃了感受生活。我认识很多大的艺术家导演,有些到最后为什么作品不如以前?就是因为他以前没有人认识,可以贴近生活,到后来他已经被架起来了,就只能通过二手转递甚至三手传递。我不想让自己活成前呼后拥的状态,除非工作,我到任何地方都没助理。

南都周刊:这个是不是在王老师身上学的?王老师也是个著名的独行侠,名气非常大,仍然是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田朴珺:可能我们俩互相影响吧,他当然给我很大的影响,我们也见过那些出门要带六个保镖的老板,我还不至于有钱到要带保镖的程度,所以出个门还挺心安的。要是今天很多人知道你是王石的谁谁谁,于是你大队人行出马,前呼后拥,万一有一天,你不是那么好了,你一个人,媒体就会说,你看TA那么落魄、形单影只。我不要形成那样的反差。现在你们觉得我很好,我是这样。万一有天你们觉得我不好,我也是这样。

南都周刊:别人说你是“王的女人”,对于这个称号,你是什么感受?

田朴珺:我以前会很反感,但我现在学会没有必要对它反感。说“王的女人”,首先他姓“王”,这是没错的。“女人”在中国解释是女朋友的意思,这也是没错的。老王的女朋友,这个称谓也确实是,因为他刚好姓王。

南都周刊:你经常会说自己是个独立女孩,但在舆论里,你恰恰属于不独立的女性……

田朴珺:是这样子,世界会用传统的观念来看你。电视剧里,一个年轻女孩找了个年纪大很多,又很成功的男人,一定是傍大款。但真实世界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情感都是独特的。比如翁帆的新闻出来,我身边几乎所有朋友都说她肯定是贪图人家有名,我说你相信我,那一定是真爱,我100%相信,而且杨振宁是经历很多的人,他有他的选择能力。

南都周刊:年龄会是一种阻碍么?

田朴珺:一般的择偶标准会问,你希望对方多大?25—30岁吧,假设预想是这么一个数字。那如果你很喜欢他,31岁可不可以?32岁可不可以?也可以吧。刚好我喜欢的那个人,他就是这个年龄。因为他很有包容心,包括我天天在外头工作。其实很少有男人能这么包容,甚至你都没有做过一顿饭,他也不会介意。偏巧我遇见这样一个人。他要求他的独立,不喜欢别人管他,偏巧我忙,也没有时间管他,我觉得这样最大的好处就是我们彼此之间有100%的信任,而更重要的是,他是个很有经验的人,你说他没有给我财富吗?他给我最大的财富就是他的经验。

南都周刊:什么经验?

田朴珺:做事的规则。相信我,做事成功一定是有它的规律的,不成功也一定有它的规律。比如说看人,我是很感谢王老师的。我以前特别讨厌我当时的财务,因为每次我们要批钱,总是卡着不给,王老师说你试着跟这个人接触接触,他有那么讨厌吗?我尝试跟他开始吃饭、开始聊天,后来慢慢发现他并不是那么讨厌。而最让我感动的一件事是,当时我决定要做一件事情,全公司没有人支持我,就是我最讨厌的那个人,投了我一票。最后我坚持了三年,把这件事情做成了的时候,我跟他说,我没有给你丢脸,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支持我的人。后来你会发现,通过王老师教我看人的方法,你就没有什么讨厌的人,我现在字典里头没有讨厌的人。

南都周刊:我们都知道世界很无常,你有没有设想过如果跟王老师分手了,你的世界会崩塌吗?

田朴珺:不会。我觉得跟任何人谈恋爱或者分手,我都不会崩塌。对我来说,恋爱、工作、生活其实是分了不同的部分。如果我把100%的精力放在爱情上,失去他就是天崩地裂。但如果你只花了1/5的时间在这上面,那你失去的是那1/5。我相信一个自信的女人,永远都能够找到爱,真正的独立是建立在经济独立和感情独立的基础上,当然最终的核心是你能带给别人正能量和快乐的能力。要有能够创造爱的能力,同时你也要有能够得到爱的能力。

关于女权主义

女人是用来呵护的

南都周刊:你屡次提到你特别喜欢波伏娃的一句话:女人不是天生是女人,是后天塑造成的,如果你喜欢波伏娃的话,应该是个女权主义者,可是你总说你不是,你到底在怕什么?

田朴珺:不是怕,因为女权主义者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是一个没有性别的,像男人一样的人。我觉得我没有很强的性别观。不会说做这件事我要先看他是男是女。可能因为我小时候是跟男孩一起长大的,到9岁的时候,那时还没发育,夏天穿个小短裤就在外头跑,然后让我妈在马路上看见,揪回家给我套一个背心,说:你是女孩,9岁了,不能赤膊着上半身。我有一次很神奇地发现:一群女孩子换衣服的时候,我会脸红。而那群男的在我面前换衣服,我毫无感觉,我不会觉得说这是男的我赶快回个头吧。

南都周刊:这真的神奇。

田朴珺:我从来没有跟一个女生吵过架,但工作时我跟男生吵过架。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女孩是用来呵护的,我觉得我内心住着一个男人,我老说我前世一定是一个男的。不能跟女生吵架,这种感觉在我心里还是蛮强的。

南都周刊:你跟男生在一起会比较自如一点对不对?你的闺密男的为主吗?

田朴珺:我是著名的GAY界女王,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因为GAY喜欢大女人,因为他觉得你会给他一种保护的感觉,不是那种小女生,黏得人很烦。

南都周刊:那你排斥女权主义么?

田朴珺:我并不排斥女权主义,我只是认为女人天生第一是美的,不要把自己变成另一个性别,我性格挺强的,但是我也没有想把自己变成一个男性,虽然我很讨厌穿高跟鞋,但是如果参加活动,我也愿意穿个裙子、高跟鞋,美美地展现我自己。我觉得这是女人天生的一部分,我不愿意去掩饰它。但是反过来,我觉得干活时就该忘掉你的性别。相信我,只要你做了一件用性别谋利的事,江湖上就会有不停地传闻说你跟这个有一腿跟那个有一腿,我自认为我在地产圈的名声还不错,起码还没有什么胡说八道的东西,我非常注意这方面,除非你喜欢一个人,那就另当别论,那是因为你喜欢。

南都周刊:你的原则就是不能用身体去换取利益?

田朴珺:那是最蠢的行为,如果你想走得久,你千万不能。

关于美丽

为了把项目做成,我必须得戴着眼镜

南都周刊:你什么时候意识到女性的性别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优势的?比如说女人办事会比较顺利,因为你漂亮,别人对你会特别友好。

田朴珺:我做地产的时候,我还是一个近视眼、500度眼镜,又不化妆,就像个书呆子,后来发现为了把项目做成,我必须得戴着眼镜。

南都周刊:怕别人性骚扰你是吧?

田朴珺:那倒不是,因为我不希望别人更多注意别的方向,而且也有很多女性要打交道,她们到一定年纪时不太喜欢漂亮的女孩,有一次我跟一领导去法院,那时我22岁,为了严肃一点,穿了个高跟鞋去了。我赤腿一米七二,见到领导发现她大概一米五几,你知道我那一天我多难受吗?那件事之后,我除了参加活动不得已要穿高跟鞋,平时从来不穿,不要给别人压力。第二,基本上不化妆。你说女性长相有没有优势?当然有,长得好看的确实比长得不好看的,起码让人舒服。但是你别把这个当作是你的优势,否则你很难走得长。我希望别人关注的是你做事,而不是来烦你,这两者我觉得还是有区别的。当然现在也没人烦我了。

南都周刊:你们俩公开之前,广深两地地产界的人传言说王石去哈佛读书,带了一个妹子在那生孩子。

田朴珺:各种传说都有,真没孩子,我们家有一条狗,如果那狗算孩子的话,那就是了。他去哈佛读书的时候,我在纽约,还有很多人给我打电话说:在波士顿去哪儿逛,哪儿玩?我说我不知道。他们说: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说:我在纽约啊。他们说:你不在波士顿吗?我说:他在波士顿,我在纽约。我没有去过波士顿几次的。

南都周刊:我一直以为是你去伴读的。

田朴珺:完全没有,以我的性格不会陪谁读书,他来伴读我还差不多。我觉得我也没有这个本事。经过上一次恋爱之后,我就真心觉得把握谁都不如把握自己,当突然有一天有个人跟你不辞而别,连分手都没有说之后,我就明白了,原来生命中花了很长时间的感情,可以这样迅速就消失的时候,起码你还在你自己家,还有你的工作。

南都周刊:你觉得王石喜欢你什么?

田朴珺:这个你得问他,这个我不知道。

南都周刊:全世界都在问这个问题。

田朴珺:这我真不知道,我经常开玩笑,如果我是一个婆婆,我估计我应该不会让我儿子找这样一个女朋友,这是真心话,如果我是一个婆婆,我会让儿子把她打出家门(大笑)。

南都周刊:每天都在跑,各种忙的?

田朴珺:我去纽约,他在波士顿上学,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朋友说,你应该去波士顿,你不应该在纽约呆着。我说:如果我跟他在波士顿,我都不知道干什么。我说过一句话:在纽约哪怕你每天什么都不干,你每天就是看着你都是学习。

关于傍大款

好吧,我得做点什么,努力吧!

南都周刊:刚刚提到你世界级的朋友圈,在跟这些优秀的人交往时,你觉得他们很谦和,显赫的人给你的最大感觉是什么?

田朴珺:讲一讲切丽·布莱尔吧。我当时约她采访,她同意了。因为我朋友跟她是好朋友,她说她3:00会到,我到门口去接她时才2:55,我就去逗狗玩。然后一台大路虎开了进来,没有保镖,就一秘书。我说你都第一夫人了,还是个律师,还得打官司,你怎么看这件事?她说:我不会因为嫁给了谁,而改变我要做的事情。这是我非常非常欣赏的一种精神,我不会因为我找了谁而改变我自己。我把这句话送给我自己。我不会因为王老师非常优秀,我就可以不工作。他的优秀是他的,我的努力是我自己的。

南都周刊:其实你是不需要赚钱的,对吗?

田朴珺:哈哈,谁说不需要赚钱?我也需要赚钱,我还得赚钱养家。我爸、我妈,还有我的快100条狗,都得我养,还有工作室这么多小伙伴,而且还希望招更多、更好的人。

南都周刊:整个社会仍然把你定位为傍大款的另一个版本,但跟你接触我发现你特真诚。

田朴珺:起码不装吧。其实我不太会自我保护,但是我发现那些特别小心的人,反而一天到晚老遇到骗子。其实谁要想算计我,很容易的。我觉得有时候也有运气的原因,你认识谁,和谁在一起,冥冥当中也是一种缘分,包括所谓的吸引力。可能老王觉得他很喜欢我,换作别人他又不一定喜欢我。

南都周刊:估计很多大款都不喜欢你这种类型。

田朴珺:我觉得绝大多数大款都不喜欢我这种,我性格很倔,说话有时还很得罪人,但很难改。其实我不太在乎社会上怎么看待我,大部分对我有偏见的人,我都不认识,大部分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可能因为小时候被宠得太厉害,所以特别盲目自信。而且如果所有人都喜欢你,也是件非常可怕的事。

南都周刊:可能大家暗地里都期待你做一个安分守纪的阔太,不要再出来宣讲独立女性。

田朴珺:我不喜欢“阔太”这个词,也很不喜欢“名媛”。保持喜欢你的人对你的认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足够了,有一部分人对你有不一样的眼光,甚至可以变成很强的鞭策力,没有什么不好。就像很多人说:田朴珺,你就是傍大款。我就想,好吧,我得自己做点事情告诉你们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努力吧!

后记

大人物为什么喜欢田朴珺?

采访那天,恰好是北京最冷的一天,田朴珺的办公室显得温暖与芬芳。

尽管在新闻里,她是个争议不断的人物,我甚至还写过专栏批评她,但她似乎毫无介谛。我得客观地说,与她聊天是一件愉快的事,她说话生动有趣充满细节,私心杂念脱口而出,从不藏着掖着端着装着,让人觉得特别真诚可爱。

而且更可贵的是,她还有一种让你特别放松的气场。头发随意盘在脑后,脚上趿着平底鞋走来走去,顺手就给你剥着桔子,细白的手指让人想起“纤手破香橙”之类的香艳词句,说话有时还吸吸鼻子,有一种小男孩式的稚气。“你知道么,我们家从小把我当男孩子养,八九岁了还赤膊在外面跑”她大笑,“我的内心住着一个男人。”

相处不累,据说是许多老男人对情侣的最高要求。如果按这个标准,田朴珺简单就是此中高手。当然,更重要的是,她还长得赏心悦目,“有一个传说,你在15分钟之内,能够跟任何人进行很好的交流,特别是男人,这是真的吗?”

“这谁说的?”

“我在网上查的。”

“我第一次听说这个。”

“这个神奇的技能你要给大家普及一下。”

“你觉得有吗?”

“我不知道。”

“其实我跟谁说话都是一个样,合不来的人,我一句话也不说。” 田朴珺淡淡地说。在生意圈里她以情商高著称,虽然她常声称自己是一个人群障碍症患者,但这个昔日因为把陈可辛和褚时健称为朋友而挨骂的中国女人,在最近几年已经建立了她全球金字塔尖的朋友圈:怡和集团主席亨利·凯瑟克及夫人、普利策克建筑奖首位女性得奖者扎哈·扎迪德是她朋友,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斯蒂芬·欧伦斯是她哥们,比尔·克林顿会拉她上台,Fendi家族最年轻的女儿为她做了一只戒指,英国前首相夫人切丽教她人生道理,洛克菲洛家族的大姐大是她的闺密,和查尔斯王子表妹罗丝·斯坦斯一起锻炼,她的访谈节目走进的是丘吉尔家族祖宅布莱尼姆宫……

“在交朋友这一点上,可以说自己还算挺强的,因为我从小都是靠自己打拼。交朋友真诚是非常重要的,不要带着目的性,你要相信比你能干的人,他阅人无数,比你厉害多了。”

 “在纽约,哪怕你什么都不干,呆着也是学习。和显赫的人交往,你什么也不说,也是学习。他们的卓越是靠细节堆成的,而不是钱,越有钱的人反而越低调,罗斯柴尔德爷爷是一个人自己开车过来找我们的,普通款的奔驰,但是你别忘了,他们家族是整合劳斯莱斯的。我去年在法国参加一个活动,坐我旁边的一老头,那西装大概有30年了吧,甚至还有点小线头、小白点,手上还缠着胶带,指甲盖带一点点泥,脸还有一点高原红。别人告诉我那就是爱马仕爷爷。他掏出本子记东西的时候,我都惊着了,透明的,估计不到10欧元,我同事的小伙伴估计都不会送这样一个普通的本子……他们是靠自己的人格魅力来征服别人的。”

谈到她见过的大人物,田朴珺不禁悠然神往。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姑娘,凭着一股冲劲到了北京,再到纽约,再到欧洲,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前的优雅的世界,这过程中的冲击可想而知。她当然也闹出过不少笑话,比如把法国前总理当成酒场的总经理,把华尔街美国的私募之父当成服务员,她把大衣递给他时,朋友的嘴全都张大了。但大家都不生气,也许因为她年轻,因为她漂亮,当然也因为努力,更因为她是来自野心勃勃的中国……私募之父后来逢人就讲:“你知道吗?我被一个中国的女孩当成服务员……”这对一个在美国成名三十年的老人来说真是太好玩了。就像她带着中美协会主席,坐进北京那特有点屁味儿的的士时,老头下车时会兴奋地说,啊,我三十年没有坐过的士了!

他们都喜欢她,也许因为她从平常生活里来。七仙女为什么要嫁董永,因为她欠一点平常,而大人物为什么喜欢田朴珺,大约也因为她身上所带的那种平常,“无论如何,有名没有名,我不喜欢把自己变得世故,还是会照样会去街边吃烤串。”田姑娘骄傲地说。

热词: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南都周刊iPad客户端入选App Store 2013 年度精选

相关报道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求贤若渴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