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天气信息中...
关闭
请选择城市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打印 字号: | |

深圳:“创客”梦想之城

2015.08.17 南都周刊2015年度第13期 0条

来自深圳的创业者、工匠们已经逐渐告别了他们的前辈:华为、中兴那种风格,他们和硅谷同侪在创意、品位上的差距快速缩小,他们有更为靠近生产的经验,他们也已经知道怎样展现自己。他们来自深圳,却从不囹圄自己的视野,被称为新的气质。

13_19

立足深圳、享誉全球的大疆无人机,已经成为民用无人机领域的翘楚。来自深圳的创业者、工匠们和硅谷同侪在创意、品位上的差距快速缩小,他们有更为靠近生产的经验,他们也已经知道怎样展现自己。

记者 徐佳鸣 深圳报道 摄影 卢慧明

宋少鹏来自山东济南一个音乐家庭,父亲是职工文工团的负责人,他学习挺好,用高考成绩与根植于血液的安土重迁道别,1997年,他南下华南理工大学,学习无线电。算是一种平衡:无线电能传播父亲的音乐。

到2013年末,这种平衡达到了极致,这位坐办公室的技术工程师,打算研发出一台“前所未有”的好音箱,为自己提前到来的意义危机寻找出路。这是他纠结两年的结果,与同龄的许多高材生一样,彼时,他也在前东家—微软中国,坐到了比较舒服的位置:不打卡、有车有房、父母接到深圳、老婆孩子热炕头。

一颗生活舒适的螺丝钉,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又开始一次次地踏足一个无比熟悉的地点,刚毕业时第一份工作的所在,一个几乎有“生长于斯”味道的地名:华强北。“那些年工作、吃饭、唱卡拉OK、踢球甚至买房子都在这一片,真的是太熟悉了”。

旧梦

华强北的过去毁谤参半,时至今日这里的象征意义已经大于实际作用。这是宋少鹏理解的华强北:超齐全的电子产品市场、超强的模仿能力、超快的速度、方便的下游产业基地。

“但在今天,并不是一切都要物理地围绕华强北,而这,就是华强北带来的”,宋是挽起裤脚站在创业田里的人,他清楚外界对深圳的过誉,他对实情的溯源,有助于人们更好地理解真正的精神。

他的北京、上海的同侪,并非不能获得类似的资源,甚至在营销、融资上还略有优势。

“这是一个全球布局的时代了,我的技术顾问在挪威,品控在深圳,推广在北京,或者其他任何排列组合,都不是不可以”,他用一句话解释了“创客”的心态,当总理、董事长、学者、媒体都在说这个新词的时候,仿佛是一件遥远的舶来品,但所谓“maker”,就是去做。

往前推五年,当“山寨”被套在深圳头上的时候,一切已经发生了。深圳早早诞生了一种粗鄙但无穷无尽的模式:集体智慧。拆解一台机器、偷画一张图纸,每一个有名或无名、洗白或没有洗白的山寨企业都在向这座城市的“创意池”里灌注东西。山寨特别灵活,山寨的生命力也特别顽强。

当时,“公板”、“公模”的说法已经普及,然后是审美低劣但又灵活到可爱的“微创新”:超大的音量,超长的待机,特别定制的系统,可以变声并录音的软件。深圳的后街尾巷在电子硬件上的知名度和占有率高得惊人,曾有数据显示,四分之一的智能手机由深圳产出。

西方媒体彼时喜欢的隐喻有两个:富士康园区里逝去的年轻生命、搅动阿拉伯之春的手机亦大部分产自这里。

富士康几年后迁离了深圳,带走了30万产业工人,深圳却仍有新的名片留下,发展总算留下了些什么。

事实上,深圳的这些元素一体两面地早早践行着“开源”,连“创客”理论的提出者,美国《连线》杂志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都在书中开篇讲到用阿里巴巴从深圳购买原材料的故事,一个来自中国的快递盒子成就了一种名正言顺。

新梦

宋少鹏的选择和今天的模式更为匹配,他和朋友首先制作出3D模型,之后辗转珠三角若干家木质音箱供应厂商,但太过概念化的想法和较少的产量,使得整个过程相当艰难。

他想做的是触感操控的极简wifi音箱,巧妙的想法引起了富士康的兴趣,巨头们正在试着为小而美转身,支付20万元的模具费用后,它就会帮你生产产品。

因为工艺需求,宋并没有和富士康合作,但也得到了投资人的注意,徐小平给了他几百万元的天使投资,团队也在探索中找到了合适的厂商。

到这里,他终于可以在更为新鲜的平台引起更为重要的关注:众筹,上线美国的kickstarter,让感兴趣的网友以折扣价预付款支持生产。

这种墙外花先开、学会讲故事,也成为新故事的标准脚本。上线48小时内,宋少鹏的产品就被置顶在了设计类产品的首页,他设定的4万美元的目标,也很快实现。

来自深圳的创业者、工匠们已经逐渐告别了他们的前辈:华为、中兴那种风格,他们和硅谷同侪在创意、品位上的差距快速缩小,他们有更为靠近生产的经验,他们也已经知道怎样展现自己。他们来自深圳,却从不囹圄自己的视野,被称之为新的气质。

宋少鹏将其概括为:低调、做产品。

对于这一批的深圳创业者,他们看得到出头的例子—立足深圳、享誉全球的大疆无人机,已经成为民用无人机领域的翘楚。创始人汪滔,就是更为地道的“深圳第二代”,他更为勇敢地从华东师大退学,在香港追寻名师和自己的梦想。

他的导师、香港科技大学的李泽湘教授说:“不想创业的学生不是好学生”、“不想改变所在产业或研究领域的老师不是好老师”、“不想从根本改变所在地区经济及社会结构的大学不是好大学”。

汪滔尝到深圳的好处,也与深圳的变化有关,学生时代的他,选修《机器人大赛》,在几个月的课程时间内,做出产品。指望冗长的校内程序无望,李老师开着车,带着学生游走于哈工大深圳校区、华强北。工程意识,是汪滔留给老师最深刻的印象。

还未毕业,汪滔就用这种工程整合意识制作出像模像样的无人机飞行器,在月销售额已有几十万的时代,他并没有选择小富即安,而是精益求精,以航拍为切入点,制作出毫无山寨味道的精品。在国际资本市场被追逐、被视为绩优中的绩优的大疆,为深圳的新硬件行业争光。

李汪师徒从香港清水湾出发、由深圳湾过关并扎根南山科技园,在东莞松山湖落地“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这条路线在成功先例的加持下,也得到地方政府的力挺。学术、设计、批量生产、采购及物流,在深圳一小时生活圈内已经实现全产业链配套。

这是梦成的条件,再做纵向的比较,也看得出这一代创业者本身的成熟,无论是汪滔,还是宋少鹏,都拒绝过更为便捷的快钱,放弃过一些,迎来新的。

好比住在深圳的另外一位名人,总统奥巴马的弟弟,他曾在纽约时报撰文《深圳态度》,他笔下的新标准是:是否有一个完整的人生经历、拥有有质量的经济、社会责任,而不仅仅是追寻快钱,花更多的时间和爱人在一起,喝到干净的水,做志愿者,惬意地走在充满树荫的大街上。

这是他生活、热爱并期许的深圳。1979年,这里从小渔村转身,逐渐变为大都市。1990年代,深圳流行“世界之窗”,有三分之一大小的埃菲尔铁塔,是其他中国人热衷的景点。2010年后,深圳在山寨声中告别了富士康,迎来了更多柴火空间、大疆、宋少鹏,是这种城市的轨迹。

值得一提的是,“创客之城”的影响不仅仅局限于深圳一地,60公里之外,深圳与汕尾合建的深汕特别合作区正在申请创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这个生机勃勃的地方,不但绽放理想之花,而且也在释放出创新的炫目光芒。创客的力量,会将不同城市、区域联接得更紧密。

热词: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南都周刊iPad客户端入选App Store 2013 年度精选

相关报道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求贤若渴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