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天气信息中...
关闭
请选择城市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打印 字号: | |

“女雀圣”杜妮

2015.12.21 南都周刊2015年度第24期 0条

一直到2014年上半年,杜妮麻将都打得不太好,老是输钱。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开窍了,突然间觉得很会打,就是要什么来什么,完全不一样了。在刚刚举行的“世界麻将大赛”中国区总决赛中,她获得了杠牌规则冠军。而带她去比赛的老公却没有进入复赛,只好叮嘱她说:“你好好打啊,认真点,别老是发呆忘记碰牌啊。”

16_15

杜妮,2015年世界麻将大赛中国区总决赛中获得杠牌规则冠军。

16_14

杜妮看起来是不是有点香港电影中“女雀圣”的味道?

主笔_曾园  摄影_卢慧明

没人想到杜妮能够获得世界麻将大赛中国区总决赛的杠牌规则冠军。

世界麻将大赛是目前全球唯一公认、规模最大的麻将冠军赛事,到今年已是第四届。中国赛区的比赛于11月6日至8日在广州举行,分三种规则:国际标准规则、世界麻将大赛规则、杠牌规则。当天有超过200人同场竞技,场面相当壮观。三天的角逐之后,国际标准规则冠军由来自青岛的羽毛球教练吕良洪夺得,世界麻将大赛规则冠军由来自天津的中学英语老师冉红夺得,而最为广东人熟悉的杠牌规则冠军,则当之无愧由来自广州的杜妮夺得。

才打麻将两年,不到三十岁,杜妮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女雀圣”了。

是老公带她去比赛的,老公却没有进入复赛,只好叮嘱她说:“你好好打啊,认真点,别老是发呆忘记碰牌啊。”

然后杜妮不停打电话给老公说,我进入十六啦,我进八啦,我进决赛啦。老公说:“真的假的?加把劲,第一名免费去澳门哦(总决赛在澳门举行)。”

真的获得了冠军。打电话给妈妈,妈妈大笑,说:“你是不是骗我的?”杜妮说,有新闻发给你看。她说,真得了呀!这么厉害呀!肯定是遗传我的。

“我觉得我妈妈绝对应该参加麻将比赛。怀我的时候,从纺织印染厂停薪留职,天天打麻将。”杜妮小的时候就一直看她打麻将,“因为没有人带我嘛,她就带着我去打麻将。”

一直到2014年上半年,杜妮麻将都打得不太好,老是输钱。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开窍了,“突然间觉得很会打,就是要什么来什么,完全不一样了。今年我都是赢钱,没怎么输。”

这种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以前发生过一次。那是杜妮在上小学二年级之前,她一直受人欺负,不敢大声讲话。直到有一天,杜妮收作业的时候,又被男同学欺负。

“男生很皮,很讨厌嘛。当时我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好像说了一句什么话,好像是骂我。我一生气就拿起那个本子拍在他头上。然后他一下愣了,因为平时他欺负我惯了嘛。整个脸涨得通红,吓傻了。”

从此杜妮在弄堂里跟一群男孩子玩,爬沙堆、爬石子堆、翻墙,在学校里成了强悍的班干部。那另一个羞怯的杜妮,暂时隐藏起来了。

前两年开始打麻将的时候,杜妮着迷的是那种带着怦怦的心跳等待天命的感觉,直到有一天,她大脑里强悍的计算能力被唤醒,不可思议的直觉点亮了牌局。娇气与杀气,同时汇聚在她的人生中。

“九赌神仙输”,迷恋运气、对计算不屑一顾的杜妮当然也明白天命可畏。

“做游戏的人碰到我就完蛋了”

杜妮在幼儿园就被人欺负,也一直爱哭。妈妈是知道的,“她是爆脾气,是不能给人欺负的脾气。她生出来一个女儿天天给人欺负,她都气死了。”杜妮回忆说。

她说,别人打你你就打回他呀,你要么告诉老师,要么打回他。可是杜妮两个都不做。后来妈妈就生气了,说你又不敢打回人家,你又不敢告诉老师,你不要来告诉我,不听。

她到底想出了一个办法,拿起家里裁缝的木尺,手把手让杜妮捏在手里,让她打洋娃娃。妈妈说,这个洋娃娃欺负你了,你要打她,你用力打。说完就捏着杜妮的手去打。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直到杜妮意外爆发之后,就当了班长。“三年级我就马上三条杠,大队长。”

杜妮就这么幸福生活着,一直到读大学。爸爸老是做生意,一会儿从海南进水果,一会儿又跑到云南开矿石。后来不跑了,在家里做饭给女儿吃。女儿点什么他做什么。杜妮喜欢吃海鲜,所以爸爸海鲜也做得很好。

杜妮读上海对外贸易学院,专业是国际经济与贸易。但成绩一直很好的她突然不爱学习了。她开始玩游戏,这很少见,因为“寝室里的女孩都是看网络小说”。

“六月底没有空调是很热很热的,而且我们住的是顶楼,不朝南,不通风。”她会去有空调的网吧通宵玩游戏。

虽说特别,但其实是理性的选择。“我就喜欢做我自己看来性价比很高的事。我不玩麻将游戏,玩网络游戏‘永恒之塔’。主要是升级、PK那些。”

“花钱吗?”

“我玩游戏还真没花过钱,赚倒是赚了不少。卖游戏币卖装备啊。我有很多种渠道赚游戏币,根据它网站的活动,每天可以领什么东西,可以开什么奖品,我就挂很多小号去开。我卖游戏币就卖了有几万块吧。”

“人民币?”

“是啊,有时也拿自己卖的钱来充点卡。我玩游戏有一种观念,就是我不会主动去花钱。我觉得这很傻。我就觉得如果所有的游戏都碰到我这种人,做游戏的人就完蛋了,倒闭了。”

“小时候测过智商吗?”

“爸爸说我有120。”

2009年杜妮毕业,去一个卖购物卡的公司做客服,实习期间工资一千三。“没有这样欺负实习生的。我就觉得凭什么呀?就算实习也不能给这点钱,这点钱都不够路费和午餐费。”

不会打牌的人为什么能夺冠

在一个饭局上,杜妮碰上了她未来的老公。2010年她随他去了西宁,经营一家公司。“我就相当于助理,连报税我都学会啦。蛮好玩的,报价、开税票。”

但在金融风暴中并没有赚到多少钱,2013年10月他们回到广州。老公也很会做海鲜菜,同样是杜妮点什么老公做什么,菜做得杜妮也很满意,她甚至会想一些世界上不存在的菜式,比如说“沙茶酱炒通心菜”、“蒜蓉辣椒酱炒娃娃菜”,老公做出来后,大家都抢着吃。这种效果她能预见到。

大约就在这段时间,每周一次或者两周一次,杜妮和老公的朋友们一起打麻将。在妈妈麻将桌边长大的杜妮一直输钱。“因为是朋友打牌,就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有一个上额。你今天输到两千了,你就不用拿现金了,你先欠着。”

杜妮将这当做交学费。但今年某一天,不知道几月几日,她突然开窍了。“我突然间觉得很会打,就是要什么来什么,就完全不一样了。今年我都是赢钱,没怎么输。”

朋友们很奇怪这个不会打牌的人为什么运气突然变好了。去年广州有个棋牌竞技比赛,老公和朋友去参赛,她“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就一起参加”。不过没有得到名次。年底一家商场里举办的比赛,她也去了。这一次杜妮进了复赛,但还是未能拿到名次。“现在回想那个时候,真得不会打,真得打得好差。”

“会打是什么意思呢?”

“你打牌的时候知道要解牌,解对子,有些对子你要解掉。”

其实大多数人打麻将都是解对子、留顺子,“不会打牌”的杜妮和别人不一样,她有一种执念,“很喜欢留对子,打死都不解对子。”一朝醒悟后,杜妮看什么都清楚了。

在这次“世界麻将大赛”中国区总决赛中,杜妮“超常发挥,比平常打得都好。”

“我一把牌把三四条都解掉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二条对方已经有三个了,五条一张都没有见过,可是已经很后面了。那时我就知道五条被人拿了三个。”

“直觉吗?”

“你看那个牌势,看地上那些牌。这个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五条肯定给人拿了三个,另外一个可能人家三四五条搭住了。” 杜妮毅然解掉了三四条,当时手气也很好,摸到四五饼,转听三六饼,自摸了。很多人在后面看着,都说:“哇,一转就自摸。”

其实杜妮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应战,“这辈子没这么认真过”。“如果我认真去算我就会打,我不想费脑子我就不行。我那天打完决赛,睡觉醒来,头都疼。我第一次打麻将打得头疼。你看我连三四条都解掉了,平时我是不可能干这种事情的。”

而朋友们听说不会打牌的杜妮获得了全国大奖,都快“笑死了”。

“我不相信的东西我就不玩”

杜妮从来不介意别人说她“不会打牌只是手气好”。“我就喜欢别人这么说。最好别人都说我不会打牌手气好,这样我有机会扮猪吃老虎。降低别人的戒心。”

“我就装傻,我不会打,就是手气好。我自己都会这么说的。”

有的时候她不愿意费脑子,有的时候她愿意想很多。家里的活除了做饭她全干,包括换灯泡,换电脑硬件。她甚至会跑到电脑城与商家讨论显卡的具体数据与功能,家里电脑换下来的旧配件也重新组装了一台电脑。

老公知道她聪明,让她炒股,她不干。“碰都没碰过。我不相信的东西我就不玩。我知道玩不过你,我干吗要送上来玩嘛。”

“我说你把钱拿来,我去澳门,炒股票和在澳门赌钱有什么差别啊?澳门赌钱还公正一点呢。”

她真去了,去了好几次。“效果蛮好的,不要多赌啊。”一般赢几千块钱就花掉。“在澳门吃、看看表演,然后进免税店的时候给家里带几条烟。”她一般在氹仔住,在金沙城玩百家乐。

“一直赢有什么窍门?”

“庄闲有路看嘛。屏幕上有图案,你看嘛,追着打嘛。有时候出长庄长闲,我就一直追。如果你第一把买庄,他出庄,你就一直买庄,买到他出闲你就起来走吧。”

“听人讲的还是自己的发现?”

“其实你去到澳门不会赌钱都没关系,你看哪个桌人多,你就挤过去,然后所有的人下什么你就跟着下,绝对赢钱。你不会赌还赢得多呢,会赌反而赢得少。”

这种发现“规律”的事情她一直在做,玩游戏只是一小部分。从上海到西宁的时候,什么都不习惯,她与男朋友在磨合中一直吵,“吵得很厉害,吵得很多。”

她开始抄佛经,“抄多了心变得很静,很多事情就看开了。”

她记得自己从小就运气好,有很多次中奖。这些神秘的事情影响着她,她也很看重自己的预测能力。老公出差的时候,她能猜出酒店的名字。“这个酒店不出名,知道的人也很少。可是偏偏恰好我知道。”有朋友带来礼物,她猜到了品牌的名字。在饭店吃饭,她也能抽到没人中过的大奖。

去澳门“世界麻将大赛”决赛之前,她忙着考驾照,婚检。参加训练的时间不多。比赛从中午12点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沟通不方便,我只知道杜妮没有进32强。她说比赛没有杠牌规则,而且运气也不太好。不过还好,冠军中国人得了,没让日本人拿去。(这次的冠军是中国的赵坚,日本人铃木太郎得了亚军,来自中国香港的黎少驹第三名。)

直到发稿前一天,我才收到她的信息:“明天聊吧。行李还没收拾呢。好累,逛得腿都酸了。”

稿子写完,她的电话来了。“我没有进32强,正常。如果我打牌时间这么短的人都进了,世界上就没有公平可言了。”

明年她准备好好训练,“进32强应该可以的吧。”

除此之外,她还有别的计划,像外国人一样,生个小孩后去读书。她想学习语言,她喜欢法语,还有文言文。

热词: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南都周刊iPad客户端入选App Store 2013 年度精选

相关报道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求贤若渴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