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天气信息中...
关闭
请选择城市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民参与 言论 报道 活动
打印 字号: | |

寻找中国高档社区的安全感

2015.12.01 0条

富裕阶层往往都有和吾先生一样的不安。

富裕阶层往往都有和吾先生一样的不安。

在电影《解救吾先生》里,刘德华扮演的吾先生被意外绑架,绑匪王立华(王千源饰)对绑架对象没有太多讲究,也就是“有钱、看不惯”而已。

电影映照的现实比剧情更加惊心动魄。“2004年2月3日凌晨2点多,著名演员吴若甫与几位朋友刚刚谈完事从朝阳区某酒吧出来,眼前突然出现了几个陌生男子。他们自称是警察,给吴若甫戴上手铐,只一眨眼的工夫,吴若甫就被那几个男子拉上了汽车扬长而去,等他的朋友反应过来拨打110报警电话时,对方早已没了踪影。”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对当年那场轰动一时的绑架案进行了全程记录。

王先生时常会提起这部电影,他对王千源饰演的绑匪王立华印象深刻,对他而言,遇见这样的人,“就麻烦了”。王先生在北京星河湾有好几套房产,在享受财富带来的快乐的同时,王先生也不得不承担一定程度的不安全感。

在王先生的体验里,星河湾是他在周游世界之后最安心的一个居所。他习惯开口就提自己居住的小区是“被美国CNBC评选出的‘推荐给世界的五大梦幻住宅’之一”,在《罗博报告》中,星河湾更被描写为“在都市中栖居的人生巅峰体验”。

60%的植被覆盖率,俨然在干燥荒芜的华北平原建立起一座中国古典园林。

在此之前,王先生居住在北京相似地段的一栋别墅里,有个独立的大花园,但没有邻里的孤独日子,他睡觉总是不安心。于他而言,上世纪90年代发生在北京的鹿宪洲持枪抢劫银行案还历历在目,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的张良基还因难以破案在媒体上高唱《少年壮志不言愁》。

他有一种对安全本身的高度自觉,星河湾恰可以符合他的要求。有一次,他的朋友来星河湾看望他,被保安层层卡住,略有不快。他则对此表示赞赏,一定程度上,他是一个理性谦逊的富豪,不需要虚妄的所谓“尊贵”,而更渴求安全与舒适的日常,比如,那个每天干净开放的露天游泳池,又比如,那个一打电话就能被立刻换掉的坏灯管,以及,每次回家他至少要经过三道关卡验证。

记者也试图进入星河湾大门,却不得不留步说明自己的拜访对象并尝试联系对方,待得到答复后才可进入。

在地下车库外,站岗的保安在淋雨,这令记者颇感无所适从,往里走,是正在测试安装的闸门系统,而面对这个闸门的,当然是一大排豪车。

每栋楼的一楼围栏外,有并不显眼的红外线探射灯,根据星河湾工作人员介绍,如果有人站在围栏外,被红外线一探射,中控室就会立刻响起警报。

这一次,星河湾,王先生好像终于可以枕着这个名字酣睡了。

王先生活跃于星河湾的业主群,甚至在酒桌上,也会尽力和那些略有不满而拒交物业费的邻里顶住:“一定要交物业费”。

在星河湾,物业费缴纳率达到90%,这即便在不同档次的社区中也属于高缴纳率,也一定程度上代表社区居民对物业管理的满意程度。

但必然,业主也有批判和指出问题的权利。

困境

高档社区的物业管理通常是整个行业的标杆,其所需要面对的问题也通常更复杂。

在星河湾物业管理公司北京地区人力资源行政部经理郭晓辉看来,难题在于,公众通常不知道物业管理和服务的边界在哪。

郭晓辉毕业于物业管理专业,是注册物业管理师,也是同学中为数不多的还在专业领域从事的人,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说起话来眉眼都会笑,即便是这样,他也常常感到苦恼。

除了原来的物业保安团队外,他最近又增加招聘了一批具备海外派遣的专业保安,在小区内长时间巡视监督。这是一件难度相当大的事情,物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成本中人工成本至少占了总成本的60%-70%左右。保安行业尤其如此,郭晓辉表示,星河湾招聘保安的标准是35岁以下,身高在173cm以上,十年前,800块钱的月薪他可以招到很多人,然而逐年不断攀升的人均最低工资,即便现在月薪3000元,也很难招到合适的人,然而星河湾还维持十年前的物业费标准未曾改变。

在保安看来,这也不是一份轻松的活,为了业主的安全考虑,他们常常需要盘查清楚出入小区人口的真实身份,却有时不得不因此而挨骂,甚至挨打。

星河湾业主石老先生曾亲眼看到保安被欲进入小区的访客指责,他上前制止,也为保安感到委屈,“这其实是保安和业主需要一起努力的事情”,石老先生说。

保安,在高档社区的业主看来,需要是他们最信赖的一道墙。然而物业评标专家梁晓东曾经提出疑问,保安员的生活究竟是什么形式的生活?在他看来,是一种缺乏热望、没有明确目标,又没有力量去改变的生活。他们的需要受到了最大限度的漠视,在这个最重要的成长时代,平淡、疲惫、空虚、困惑、焦虑腐蚀着每一个职业保安员的身心。

改变

中国物业管理行业的开端始于香港、广东福建沿海一带的商品房小区的建立,使得相应的服务行业应运而生,随着经济和房地产行业的发展,这种服务开始被普通大众需求。

它看起来正欣欣向荣,但这世界变化太快了,“在外界环境科学、网络科技日新月异的同时,物业管理表现出一个长时段的静态效应”,梁晓东说,“这个‘朝阳’产业似乎同它的孪生的兄弟们有着太多的不同,它不会也不可能通过极少数人一朝一夕的智慧取得成功,同教育行业一样,物业管理要求它的大多数从业人员在某种程度上保持停滞不前,而这自然也正是整个行业的桎梏。”

现如今,物业管理类app在互联网经济的带动下发展起来,o2o模式为社会居民带来便利,但郭晓辉也担心,这种o2o模式只让业主看到面上的好,而忽略了物业管理公司本身在做的一些“看不见”的事情,比如设施的维修和修复,而这部分工作,在他看来,恰恰是物业管理工作的核心内容。

在郭晓辉眼里,北京星河湾正在竭尽全力去达到所有可能达到的目标,期望“管理”以及“服务”都能囊括。

他们仍然秉持着“金钥匙”服务的理念,管家服务贴身贴心。帮买菜回家的老人拎菜回家,为空巢老人庆祝生日,管家王静还把突发心脏病的业主送到医院,悉心照顾。王静也不知道服务的界限在哪里,她好像就是这样去做了。石老先生常念叨王静的好,但在情绪激动时,他也曾对着王静大声指责,事后他竟也专门跑来向王静道歉,说明他误解了当时的情况。石先生快到80岁了,也有家人住在澳门星河湾,在他看来,这种指责和苛刻其实是对“家”有更好的期待。

另一方面,郭晓辉在教育中所接受的传统的管理所需要的严肃和认真,也丝毫不弱。星河湾这个拥有十年历史并不算新的社区,也在努力用全新的科技来实现安防的万无一失。

业主王先生和石老先生对于物业管理都保有高度的共识,如若回归到自身的角度,王先生常常对他的朋友说:“房价和物业管理也紧紧相关,要是物业不好,安保不好,那房价也会低,这咱们不是亏了吗?”,由此,他会补充上他那句:“物业费一定要交”。

用他的比喻来说,是“要想马儿跑得快,一定得给他吃草。当然,还要有好的骑马人”,在他看来,业主就是这个骑马人,这也暗合石老先生所说的:“这是物业和业主一起来做的事情”。

他们在这里共享一种同等阶层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不仅是对外界环境的一种单薄寄托,也是自身安全意识的清楚意识和补充。

星河湾乃至整个房地产物业行业都仍在困境中摸索。到11月中旬,郭晓辉写在招聘广告中的保安工资已经变成了4000-5000元/月;他也正筹划着找专业人员给业主进行安全方面知识的培训……

就像豆瓣上面对电影《解救吾先生》的评述“喝着小酒拍着合照,突然就被土匪劫了”。对于中国新兴的数量不少的富裕阶层来说,早就解决了“吃饱穿暖”的问题之外,活着“安逸且还得安全”。和金钱相比,这些不好量化的感受的界线在哪儿?也许你无法解决天有不测风云的问题,但是至少,他们多半需要尽量选择一个有着安全堡垒的港湾,以星河湾为代表的中国高级房地产物业行业,任重而道远。

热词: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南都周刊iPad客户端入选App Store 2013 年度精选

相关报道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求贤若渴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