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天气信息中...
关闭
请选择城市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民参与 言论 报道 活动
打印 字号: | |

我的爸爸会盘发

2015.01.16 0条

作为一种流行了三千多年的审美文化,盘发化身父与女之间亲情的纽带,找到了新的生命载体。

02_6502_6602_6702_6802_69

(王岳伦、田亮、任志强、曹格、贾乃亮等盘发。)

记者_雯雯 实习生_谢秋如 马玥

父与女之间,永远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或者亲密,或者矛盾冲突,或者观念不一,但不可改变的是,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像父亲那样爱着女儿。

近日,民族发饰品牌流行美推出的微电影《爸爸的礼物》,讲述的也是父亲对女儿最深沉的爱。从女儿出生、成长、求学、恋爱,到现在的婚礼上,父亲小心翼翼地为出嫁女儿梳头盘发。旁白不紧不慢地叙述,与回忆的画面交叉,父亲在娓娓道来的话语中,道出自己对女儿成长点滴的记忆。温情的画面,将深沉含蓄的父爱尽情勾勒——盼望女儿得到幸福,却又不舍得女儿的离开。而“为女儿盘发”这个动作,就成为承载父亲最深沉爱意的表达。

“为女儿盘发”原来也可以成为爸爸的活。事实上,连日来,以陆毅、田亮、王岳伦为代表的星爸们,就集体为女儿盘发,还晒出自己为女儿盘发的萌照,引来了大批网友的跟风效仿。爸爸们的作品,有的颇具水准,有的稍嫌简单,但洋溢在照片中温馨的父女情愫,却让爸爸们感叹,妈妈们点赞。

一方面,是由于盘发所承载的传统美。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股由流行美掀起的亲子盘发风潮中,还承载着浓浓的“父女之情”。

其实,从没有任何一个文明像中国人那样重视头发的意义。在春秋时期,“束发而作髻”,就已经是一种文明教化的象征了。后代又历经千年发展进化,终于令“盘发”从一门生活技能成为品类丰盛的文化大观。而古老的中国盘发中还蕴含着浓浓的情与思。结发夫妻,代表“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美好;父母为幼女盘双丫髻,寓意快高长大;女子十五及笄,寄予对女儿成长的祝福……古人寄情于丝,寄托的是“爱”。

用新潮的“亲子盘发”活动来作为唤醒古老“盘发潮”的发端,流行美不仅延续了传统盘发中承载的浓浓情义,还恰好找到了现代人的“痛点”:现代生活的快节奏,让越来越多人没时间陪伴孩子,偶尔闲暇,也找不到可以共同参与的事情。但这一次“爸爸为女儿盘发”的挑战活动,却让中国人惊喜地发现,原来解决方案,就蕴藏在“盘发”这一古老的技艺中。

从《爸爸的礼物》微电影开始,到星爸们集体为女儿盘发,再到无数网友的卷入参与,至此,“盘发”的意义已经超越了“发型”,成为了维系家庭关系和父女情感沟通的精神纽带。

02_87

02_88

372名父亲为女盘发,创吉尼斯世界纪录

2015年1月3日,这股爸爸盘发风潮,更从线上延续到线下。流行美发动了千人亲子盘发创吉尼斯的活动,进一步延续和升华了这股亲子盘发热潮。

活动当天下午,会场内的372对父女和工作人员早已准备就绪,分成蓝、绿、黄、红、黑五个区域,在每个区域的发型师指导下,爸爸学习盘发技巧,准备为女儿盘起中国传统发髻“娃娃头”。现场有不少妈妈专门过来帮忙,“平时在家都是我帮女儿盘的,他也从来不动手,是第一次的,想想有这样的体验也好。”

当吉尼斯官宣读挑战规则,宣布挑战开始时,现场的爸爸们就开始为坐在面前的女儿盘起了头发,“爸爸加油!爸爸加油!”有些小女孩还很兴奋地替身后的爸爸加油打气,在场外的妈妈们则呐喊鼓励。

几分钟过后,有些爸爸早已盘好,伴随着《爸爸去哪儿》的音乐,为女儿拍照留念。女儿依偎在爸爸身边,轻轻地亲了爸爸的脸颊,场面非常温馨动人。“我平时太忙,小家伙有时是自己扎头发的。今天本来要上班,但她想来,我就抽空过来了,学会以后也可以常常帮她盘。”黄先生说完,和女儿相视一笑。他们一家是特地从番禺赶来的。他认真仔细地在发型师的指导下练习分好发髻线、扎发、打散、蜷曲成花苞状,虽然看得出来很不熟练,但已经能有模有样地按照步骤盘好基本雏形了。“爸爸你盘得真好!”“真的吗?谢谢!这是你第一次夸奖我哦!”女儿可爱的称赞让他受到鼓舞,越发认真。

10分钟后,挑战结束,认证官宣布成功挑战者有372对父女,创造了“单一地点最多梳双发髻的人聚会”的吉尼斯世界纪录。“盘发在不同年代,不同年龄的女性中,代表了不同的意义。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挑战的活动,让这个传统文化‘活起来’,注入新鲜的情感元素。”流行美的董事长赖建雄先生在采访中说道。

赖建雄先生在这次活动中也带着女儿一起参加了,回想起自己与女儿的感情,他深有感触:“我在盘发行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给别人盘过发,唯一一次,就是给我女儿盘。那天很偶然,她玩着玩着头发松了,看我在旁边,就跑过来让我弄。”

赖建雄先生将女儿的头发梳好盘好,将一个装饰的小皇冠插回去时,突然体会到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小心翼翼,既怕把她的头刮疼,又担心发饰插不稳。插上去后,还会不由自主地左右察看,看看位置是不是完美。”

这种感觉,突然让他想到古代父亲嫁女儿时的心情。“你看很多姑娘出嫁的情景,一般母亲都比较平静,但父亲却往往热泪盈眶。有些地方,父亲会为女儿盘上出嫁时的发髻,这里面倾注了一种非常复杂的感情。”

源远流长的盘发文化

02_84

(明代嵌宝石凤凰金头簪。)

02_83

(南京博物馆展出的明代牡丹型金饰件。)

中国人自古尊崇的盘发之道,自西周流传至今,已经有了无数绚烂多彩的变化,并随着时代的审美不断演变。

在赖建雄看来,中国的传统家庭中,父亲作为承担家中大业的人,总是呈现一种不苟言笑的角色,跟子女沟通情感的机会也很少。而为女儿盘头发,恰好是为数不多的一种,非常珍贵的感情交流方式。

《孝经》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也就是说,头发是父母精血的结晶,一个人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以至头发,乃是人的第一大孝。这就是汉族自古以来男女都是蓄发不剪,男的以冠巾约发,女的梳发成髻的由来。

而《礼记》中还强调:“子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也就是说,发饰之美要从幼时开始重视, 每日清晨要先洗漱和梳理好头发,再拜见父母,是为孝。而父母身故后,必须由下辈梳好头发入葬,孝子在守丧期则不准剃发,以表示对父母的哀悼之情。

古人在许多人生节点上,发型和头饰的变化都是一种重要仪式。天津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的院长华梅教授介绍,古人童年时都是垂发,叫做“髫”。直到女孩年满十五岁时,才行“笄礼”,将头发盘起来,意味着成年。

“届时,女孩在母亲和女友的帮助下,解开其头上的童式发辫,将它认真梳理一番。然后,再将秀发盘于头顶,在发髻上插一支笄横贯固之, 这叫‘及笄’。”管彦波老师补充,在行笄礼时,一般还要在发髻上束一根五彩缨线,作为“名花有主”的标志。“凡看到此种标志,其他男人不能问津讨扰,女子也要深居闺室,更加检束自己,直到洞房花烛夜,新郎亲自解下束发之缨,姑娘已成妇人,不再需要这种标志了。”

根据华梅教授的研究,我们今天所讲的盘发,中国古代称“结”,另一写法为左边绞丝旁,右边介,在西周时期就出现了,到了唐代,社会处于变革之际,封建礼教影响的减弱,加上自由贸易带来的文化交融,使妇女角色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放,而她们头上发髻的变化,也更加自由奔放,呈现出百花齐放的鼎盛之势。

“可惜,现代人随着审美观念的更新,许多传统技艺和文化已经遗忘了。女孩子们都喜欢烫发、染发,头发等不及长就剪掉了,还懂得盘发技巧的少之又少。”韩国人呼吁将盘发申遗的事情,让赖建雄非常感慨。“盘发文化在中国有三千多年的历史,现在却被人家拿去申遗,真应该重视起来了。”

赖建雄回想起当初创业时,挑选了很多精美的发饰和工具来卖,但总是看得多、买得少,因为很多人不会用。后来,他才慢慢摸索出先让店员学习盘发,再传授给顾客,并终身为其免费盘发的体验式营销。

十多年前,他刚接触这个行业时,网络远远没有今天发达,可以参考的资源也非常少。于是他便整天泡在图书馆,翻看古代各个朝代的服饰书籍,从中寻找开发新产品的灵感。

“古代的工艺和材料虽没有现代丰富,但如今我们使用的很多发饰和工具,确仍然离不开古人创造的式样。”比如,如今盘新娘髻或法式髻常用的插梳,从新石器时代就已经能找到踪迹。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头饰文化》的作者管彦波介绍,“头插戴梳篦为饰之俗,始于新石器时代。到了唐代,插梳数量明显增加,从原来的一把增加到几把甚至几十把。”

如王建《宫词》记载的:“玉蝉金雀三层插,翠髻高丛绿鬓虚。舞处春风吹落地,归来别赐一头梳。”李珣《南乡子》中的江南民女“拢云髻,背犀梳,焦红杉映绿罗裾”等,都是当时妇女发妆真实的写照。她们将梳子直接插在高耸的云髻上,既是装饰,又能绾好一头青丝。

根据《头发与发饰民俗》一书的说法,发髻的发展大致经过了三个过程:

一是挽发成髻,无束发器,只是以头发自行缠绕,如《二仪实录》所说的“燧人氏时成髻,但以发相缠,而无物束缚。”

二是束发成髻,即以绳束发成髻。

三是以笄贯发成髻,也就是妇女将长发盘成发髻,然后用笄贯住头发,使其不会脱落。

此后,汉族历代男女的发式与发饰,都是从发髻这一基础上发展衍化而成的。中国古代妇女以长发为美,头发的疏密以及发色、髻式、发饰等都是衡量妇女美貌的标准。在日常生活中,常把黑发用鸦(鸦鬟)、云(秀发如云)、绿云、青云、青丝等来比拟女性头发的多与黑。

随着朝代推进,妇女发饰日益复杂,单以形式多样的髻鬟为例,便数以百计。其名称、式样、颜色均多有特色,又互相渗透,上下仿效,不断翻新,产生出其他各种独特的样式。其式样多姿、色彩绚丽、寓意深刻,非笔墨所能形容。

比如汉代的坠马髻,一直流传到清代,是个很有名的髻式。这个髻作下垂之状,如坠下之势,有人比喻其髻似蔷薇花低垂欲拂,如配合愁眉与啼妆,连走路也采用特殊的折腰步,更能增加妇女的妖媚之态。

而相传由三国时魏文帝的皇后甄氏所创的“灵蛇髻”,又代表着另一种审美。它先将头发挽至头顶,编成一股、双股或多股,然后盘于头上,如蛇蟠曲之形,并且变化无常,可以随时随形而梳绕之。

盘发有时甚至体现着那个朝代的社会兴盛程度。管彦波老师举例,“唐代是民族融合与交流非常频繁的一个时期,当时的周边少数民族,因互市、朝贡等诸多问题纷纷来到中原,在长期的与汉族相处中,他们独具民族特色的装束亦在长安流行开来。回鹘是唐时西北地区的一个少数民族,回鹘妇女头发挽成椎髻状,时称“回鹘髻”,髻上另戴一顶缀满珠玉的桃形金冠,上缀凤鸟,两鬓一般还插有簪钗,耳际及颈项各佩许多精美的首饰。唐初,随着回鹘装在贵族妇女和宫廷中的流行,梳回鹘髻的人也很多。”

重新寻觅发芽开花的土壤

02_85

(马荆棘(戏子) 老银首饰收藏民家,《衣锦媚行:在古代首饰中且歌且行》作者,衣锦媚行珠宝创始人。)

从披发到挽发成髻,是人类社会一个长足的进步。盘发自古是人身份地位的一种体现。但到了现代,它必须重新寻找发芽开花的土壤。

在许多学者看来,古人最开始时以皮、草作衣,到有了最初的衣服时,其发式也从蓬乱无章的状态,改变为披发、剪发、椎髻、编发。从披发到挽发成髻,是人类社会一个长足的进步。

中国人认为人首是全身最高位置,而头发高居人首。在人身上,可作为装饰的部分,当以头部为最重要,远较其他部位来得庄重,明显,特别是头发,高高在上,成为人们精心装饰的重点。到了后来,发髻的式样已经成了代表人尊严的一种标准。

因此,除了表达审美趣味外,盘发也是古代妇女显示社会地位的重要体现。

对古代盘发颇有研究的银饰收藏家,《衣锦媚行:在古代首饰中且歌且行》作者马荆棘介绍,古时候服饰有很严格的品级制度,几品夫人对应的发髻造型,发簪数量、大小、材质,都有严格要求。此外,已婚和未婚妇女,小姐或丫鬟,不同职位地位的女子发型都不同,这点《金瓶梅》和《红楼梦》这些文学作品里有很详细的描写。

如凤姐在《红楼梦》第三回中的亮相:“这个人打扮与众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仙妃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凤姐戴的髻,十分精致讲究,是用金银丝编成轮、螺、盖、花、鱼等八样事物的发饰,还有珍珠为饰,代表吉祥祝福之意,是地位较高的太太才能用的。

而黛玉在第八十九回中:“但见黛玉身上穿着月白绣花小毛皮袄,加上银鼠坎肩,头上挽着随意云髻,簪上一枝赤金扁簪,别无花朵”。这里,黛玉插的是赤金扁簪,材质比较贵重,但它本来可以饰满各种金银小物或花朵,此刻却全无,正点明当时黛玉家境中落,新入贾府只能做家常打扮。

而在明代,政府甚至对女子的头饰做出了规定:未出嫁的女子都梳三小髻,或用金钗及珠饰头巾。婢使等绾高顶髻,小婢使绾高髻。乐伎戴明角冠,教坊司妇人不许戴冠。

随着时代的演变,到了近现代,妇女的外表已经不再受限于这些礼数的规定,更不需要通过发型来表达地位或身份了。盘发似乎弱化为了日常审美的一种选择,甚至是只有少数人才掌握的一门技艺。但是,它由此就丧失生命力了吗?

马荆棘不这么认为:“我自己收藏了很多发饰,有时些也会盘发,有几次盘了满头珠翠,戴上自己喜欢的华丽簪子的留念照,还入围了一个国际摄影大赛。每每看到自己的这些藏品,我都会追忆它们前世今生的故事。”

她觉得,盘发是一种我们忽略已久的文化,自古就寄托着一种情感的传递和思念。比如,父亲会夸赞自己女儿:“娉婷及笄女公子”,或描写兄妹之情的: “两妹日成长,双鬟将及人。”还有描写向新婚的良人撒娇要求盘发的:“宿昔不梳头,发丝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还有追忆妻子的:“结发夫妻信,一绾青丝深。”

就如赖建雄所说,在历史发展的漫长历程中,许多头饰不论是其使用价值还是工艺价值,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有些地方甚至是无法超越的。我们的时代得益于材料和技术创新,可以在古人的基础上发展出更加精美实用的作品。所以,我们完全具备培育盘发文化重新发芽开花的土壤。只要大家都能认识到这种技艺的魅力,它的文化就能被一代代地传承下去。

对话赖建雄:盘发是三千年来的流行美

02_86

(广州流行美时尚商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建雄。)

Q:当初您为什么会选择发饰产品作为创业起点?

A:我创业的出发点很偶然。90年代从化工企业辞职后,我拿着几万块启动资金,心想,这点钱做不了太大规模的生意,但挑选一个小行业,从里面做出大品牌来,同样会有影响力。

那时我和太太经常在北京路一带的批发市场跑,有很多批发发饰的商家,于是我们选了许多看起来很美,又有功能性的盘发夹子。我太太有着一头长发,自己便会盘,但很多顾客虽然喜欢这些发夹,却不会用,所以一开始卖得不太好。于是我们先让员工自己学会了,再去教顾客,琢磨出了这种体验式营销的模式。

Q:您开发产品的灵感都来自哪里?

A:在刚开始那个时候,互联网远远没有今天发达,许多发型和产品的创意,我们是从古代资料里找来的。我整天在佛山图书馆里,翻阅古代服饰、古代盘发的书,然后自己琢磨。后来这个行业越来越发达,便开始邀请许多有分量的造型师来讲课。

Q:能描绘一下如今喜欢盘头发的女性特征吗?

A:我们的顾客,通常都是经济能力较好,注重形象,有生活情调,又有空闲时间的女性。她们未必会自己学习盘发技巧,但很喜欢享受被人摆弄头发的过程。不论是参加活动、朋友聚会、逛街购物,她们都喜欢做一个美丽的发型。

Q:您觉得跟国外对比,国内的发饰文化有什么独特之处?

A:中外的盘发爱好者,我觉得对发饰的偏爱有很大不同。比如,欧美人喜爱颜色深沉一些,在我们看来比较老气的颜色,而中国人则喜欢颜色明净、闪亮、精致的发饰;西亚人偏爱大蓝、大紫,形状夸张的,中国人则喜欢精巧、优雅的。

Q:对一个研究中国盘发文化如此久的业内人士,您如何评价中韩盘发申遗之争?

A:我觉得挺好的,让这一稍显边缘的产业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我们之所以要举办最强盘发师大赛,并邀请国际评委和国外的选手,就是希望为美丽挖掘出更广的文化土壤。从现在开始,流行美全国近四千家门店,将会有1千家店来全力配合支持申遗,只要消费者会盘发,都可以去店里参加比赛,最终胜者将参加全国盛典。世界上各种文化是不断融合的,融合并不是把自己融化掉,而是保留自己的特质,从更高的起点出发。

热词: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南都周刊iPad客户端入选App Store 2013 年度精选

相关报道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求贤若渴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