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天气信息中...
关闭
请选择城市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民参与 言论 报道 活动
打印 字号: | |

盘发绕出的文化碰撞

2014.12.29 0条

韩国媒体近日在微博上发出将盘发进行申遗的呼吁,激起了中国网民的强烈关注。不少人贴出了中韩两国明星的盘发造型对比,让对方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盘发美。

 48_3

广州流行美时尚商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建雄。摄影_卢慧明

48_2

世界礼仪皇后Miss Dally

48_1

格莱美明星造型师Adam Reed

48_4

中国春晚总造型师尚涛

韩国媒体近日在微博上发出将盘发进行申遗的呼吁,激起了中国网民的强烈关注。不少人贴出了中韩两国明星的盘发造型对比,让对方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盘发美。网络大V们如任志强、洪晃也跳出来声援,呼吁中国姑娘们都盘起头发去逛街。

在这场论战中,美发界知名品牌“流行美”呼吁中国将盘发申遗,并预于2015年1月23日举行中法韩世界盘发大赛,邀请世界礼仪皇后Miss Dally,格莱美明星造型师Adam Reed以及中国春晚总造型师尚涛这三位蜚声国际的时尚造型界大师,作为大赛导师,共同征集民间盘发高手,传承中国盘发技艺,支持中国盘发申遗。

文_雯雯

很早以前,Dally女士就对中国妇女高梳云髻的魅力非常惊叹。“我觉得,中国女性形象最突出的特性便是:优雅、经典。前不久,我在悉尼遇见过彭丽媛女士,她独特优雅的盘发造型让我印象深刻,至今难忘。”

作为澳洲国宝级的礼仪皇后,曾挖掘出米兰达·科尔、妮可·基德曼、莎朗·斯通等国际明星的导师,如今已过八旬的Dally女士看来,盘发并不属于时尚,它一直在人们心中有个特定的位置。“即使你平时没有盘发的习惯,在遇到某些场合,对镜梳妆时,也会不由自主想把头发挽得更漂亮优雅一些。它结合了人们内心对传统审美文化的敬仰,以及对外在美的一种追求,永远不会脱离生活的审美范畴。就像可可·香奈儿说的:时尚来来去去,但只有风格可以永存。”

她坦言,去年获得邀请,作为首届流行美最强盘发师大赛的评委时,是非常兴奋的,她后来翻阅了大量中国盘发的书籍和样稿。“但中国三千多年的盘发文化,在一年时间里是研究不完的。一想到自己能在拥有悠久盘发文化,如今处于盛世的中国,看到这些永恒经典的代表华丽登场,就觉得很幸福。这种充满艺术美的创作,应该在现代社会被保存和传承下去,并分享给全世界。”

Dally女士回忆起年轻时首次去好莱坞拍片子,是母亲帮她将一头卷发高高盘了起来。“盘发会让人赋予对女性更多的尊重,女性也会因此更加优雅与经典,优雅的女人更容易成功。”

在那个年代,做一个完美的发型往往要用到无数的发夹、卡子,也需要别人协助,而到了现代,女性们借助各种创新的工具,自己就可以做出满意的造型来。尤其是在中国,“我觉得中国的盘发工具设计者真是充满了巧思,他们设计出了许多既实用,又充满装饰性的工具。”

其实,这与中国人几千年以来,通过发型来营造更美丽形象的文化积淀有关。许多现代人使用的盘发工具,其实早在古代已有雏形,甚至发展出了花样百出的变化。比如,从中唐时期开始,插梳就已经出现在许多女性的头上。它们不仅仅是梳理头发的工具,更是首饰。白居易在《和梦游春诗一百韵》中描写了这样一个梦境,梦中的美人:

“袖软异文绫,裾轻单丝縠。裙腰银线压,梳掌金筐蹙。带襭紫蒲萄,袴花红石竹。凝情都未语,付意微相瞩。眉敛远山青,鬟低片云绿。”

其中,“金筐”梳便是当时最时髦的装饰之一,这种梯形、带方角的梳子,适合插在头上做装饰,至今仍能在大英博物馆收藏的《父母恩重经变相妇人供养者像》等作品中看到。

当然,与过去的女性相比,现代女性在发型上的审美已经不尽相同。同样受邀作为最强盘发师大赛评委的尚涛便举例:“有些朝代的盘发庞大华丽,阶层越高的越夸张复杂,里面依靠的其实是沉重的假发,因此不少女性颈椎都不好。而现代女性,更注重简单的自然美。”

在尚涛看来,这主要是因为,古代女性盘发不仅仅是为了增加仪容气质,更是要依靠它来凸显自己的社会地位。有时,盘发甚至是她们达到目的的工具:“古代便过有这样的故事:某位达官贵人的三妻四妾争宠很厉害,其中一位耍了小心机,整天把头发梳成松松的堕马髻,哭哭啼啼的,扮出一副柔弱无助的样子,结果成功上位。我们现在把这当笑话,但由此看来,女性将梳妆盘发当成一种工具早已游刃有余。”

而现代女性盘发,更常是为了取悦自己。作为一位在这个行业打拼多年的企业家,流行美品牌的创建者赖建雄对于现代盘发爱好者有着敏锐的观察:“她们通常都是经济能力较好,注重形象,有生活情调,又有空闲时间的女性。她们未必会自己学习盘发技巧,但很喜欢享受被人摆弄头发的过程。不论是参加活动、朋友聚会、逛街购物,她们都喜欢做一个美丽的发型。”

不论是取悦异性,还是取悦自己,有一个问题都是相通的: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型,展示自己的美。“许多人其实不知道怎么美。在我的上一辈人中,舞蹈髻、五股辫、鱼尾辫这些几乎是人人都会的,但我现在开培训课时发现,很多年轻女生完全不会这些技巧,也不会寻找适合自己的发型。”尚涛认为,盘发跟个人的气质和驾驭能力是有很大关系的,“如果你让别人给你做了个很复杂的盘发,却没有自信去驾驭它,反而会显得很别扭。反而,如果你在工作中随手把头发一盘,拿支笔当发簪一插,可能显出别样的风情来。”

“其实中国女性的形象,最突出的就是婉约、内敛。比如旗袍,老外是完全穿不出我们的感觉的。所以发型也一样,一个简单优雅的舞蹈髻,既可以在日常展现,也可以去宴会上红毯,比如章子怡,这几年经常就是盘着一个舞蹈髻出现在秀场的。”

“盘发在中国有三千多年的历史,现在却被韩国拿去申遗,我们的盘发文化真是岌岌可危,应该重视起来了。”尚涛觉得,在日常生活中,中国女性完全可以将盘发多加应用。“不要担心技巧不够,与其用力过度,不如做减法,不要一味在头发上加太多东西。简单的盘发,配上耳环就会非常出彩。”

同样作为资深造型师,来自英国的Adam Reed也有同样的看法:“中国女性在我看来,兼具了传统美和现代美。就像我为走秀模特设计发型时,喜欢在经典的盘发上加入现代元素一样,我觉得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做同样的尝试。不要做太大胆前卫的发式,但可以灵活使用现代的各种饰品和工具。如果你的技术不是太熟练的话,编发和发网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它们操作起来很简单,但效果却很棒,也可以发挥出很好的创意。”

而在另一方面,盘发还可以很好地修饰脸形。“在我认识的人中,不论男女,就没有一个觉得自己脸够小的。”尚涛笑言。就像站在高大的人旁边,人就显得较小的道理一样,“想让脸显得小,可以营造头发的蓬松感。你不必把所有头发都紧紧扎成一团,可以尝试将发尾夹卷,松松地垂下来,或是用一些工具在头发底部增加厚度。像第一夫人彭丽媛,就很好地利用了盘发的蓬松感,让自己的形象特别雍容大气。”

在Adam看来,现代女性虽然忙碌,但投资在头发上的时间和精力是绝对值得的,寻找学习技巧的机会也很重要。“优雅的盘发能提高女性的地位,让她们更受人尊敬,也能提高她们的影响力。也许她们没有时间上专门的培训学校,但有不少商店如今能教会你简单快捷的盘发技巧,不妨尽可能地利用这些服务。”

在受邀成为最强盘发师大赛评委之前,Adam曾到过上海,见识过中国发型界的创意。“据我所知,这场大赛在中国有1000多场的终端海选,流行美、亚洲发型师协会(AHA)和广东美协会在中国选出三名最强盘发技师,与法韩国际高手同台竞技。这不仅是一次盘发技艺的巅峰对决,还是一场顶级的文化演绎盛宴。我希望这些国际盘发界最顶级的高手之间能擦出火花,共同推进盘发技艺的融合、创新和发展,让盘发引领国际盘发潮流。”

作为评委,他不会特别注重盘发造型的技巧和难度,而是会关注最后的呈现效果。“是否足够美观,在各方面是否平衡,这在我看来才是最重要的。”

而Dally女士则对技师对文化的了解,和对盘发样式与模特气质的精准把握更为看重:“不同的人应该有不同的盘发款式,她在不同场合也应该有不同的款式,盘发后发饰的选择,是否可以做到点睛之笔,还有就是是否能把这个盘发款式带到日常的生活中来,发扬日常盘发文化,这些都很重要。盘发不仅增加女性的仪容气质,还能展现出女性端庄、优雅、自信的一面,这是一种不分国界的时尚和美丽。”

对话赖建雄:盘发里倾注着一种非常复杂的感情

Q:您创业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互联网远远没有今天发达,中外交流的机会也少,“流行美”的许多发型和产品的创意是怎么来的?

A:确实如此,我们大部分是从古代资料里找来的。当时我整天在佛山图书馆里,翻阅古代服饰、古代盘发的书,然后自己琢磨。后来这个行业越来越发达,便开始邀请许多有分量的造型师来讲课。

创业十几年来,我对比过中外,觉得中国在发型工具上的确是数一数二的,无论是设计、材料研发,还是制造,都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盘发工具的功能是五花八门的,可挑、可拉,可弯、可夹……古代可能受限于材质,发饰的变化比较有限,如今的材料创新,可以让我们设计出更多兼具功能和装饰性的产品。也许唯一跟中国能相抗衡的就是韩国了,他们在产品的设计和搭配上会有很多好的创新。

Q:对一个研究中国盘发文化如此久的业内人士,您如何评价中韩盘发申遗之争?

A:我觉得挺好的,让这一稍显边缘的产业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我们之所以要举办最强盘发师大赛,并邀请国际评委和国外的选手,就是希望为美丽挖掘出更广的文化土壤。从现在开始,流行美全国近四千家门店,将会有1千家店来全力配合支持申遗,只要消费者会盘发,都可以去店里参加比赛,最终胜者将参加全国盛典。世界上各种文化是不断融合的,融合并不是把自己融化掉,而是保留自己的特质,从更高的起点出发。

Q:在您看来,中外的盘发爱好者有什么不同的审美爱好吗?

A:我觉得她们对发饰的偏爱有很大不同。比如,欧美人喜爱颜色深沉一些,在我们看来比较老气的颜色,而中国人则喜欢颜色明净、闪亮、精致的发饰;西亚人偏爱大蓝、大紫,形状夸张的,中国人则喜欢精巧、优雅的。

Q:据说2015年1月3日,流行美将在广州先发起一项500对、1000人参加的亲子盘发吉尼斯。为什么会以亲子作为主题呢?

A:我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给别人盘过发,唯一一次,就是给我女儿盘。那天很偶然,她玩着玩着头发松了,看我在旁边,就跑过来让我弄。我把她的头发梳好盘好,将一个装饰的小皇冠插回去时,突然体会到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小心翼翼,既怕把她的头刮疼,又担心发饰插不稳。插上去后,还会不由自主地左右察看,看看位置是不是完美。

这种感觉,突然让我想到古代父亲嫁女儿时的心情。你看很多姑娘出嫁的情景,一般母亲都比较平静,但父亲却往往热泪盈眶。有些地方,父亲会为女儿盘上出嫁时的发髻,这里面倾注了一种非常复杂的感情,它让我一直回味到现在。”

 

热词: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南都周刊iPad客户端入选App Store 2013 年度精选

相关报道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本周
  • 本周
  • 本月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求贤若渴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